音核原创音乐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8027|回复: 57

《跋涉者的悲歌——从一个人到一群人的困境》

  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3 天前
  • 签到天数: 5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发表于 2012-11-29 16:35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 
      六月下,青女谢世。八月中,得知冰果境况。还有阿旷等音乐人的逝去,以及我们网络一众人的坎坷与艰难。这一连串的所睹所闻,对我感触颇大,于是撰此文发《词刊》。
      2012年11期刊登出来,也算是我为自己这群人发出的一点小音鸣。
      有条件看到的就帮我看看,哈哈。我还没收到样刊呢。

      
    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-


      ——从一个人到一群人的困境(记词者陈冰果
      
      作者:回程车
      
      2012年6月22日,我们论坛(音核原创音乐 一位老词友——青女,在与病魔抗争多年后,以不到三十岁的花样年华,竟然就此弃世而去。这件事对我的冲击很大。
      在此之前,我曾代表音核论坛向《词刊》推荐过一些坛友的词作。本来这个行为于我而言,只是顺带替广大词友做件好事。但在写完祭奠文章的当夜,我在黑暗里枯坐良久,思绪兜转,突然想,是不是可以尽我所能,为这些一直坚持在路上,虽九死而未悔的文字跋涉者们,再多尽一份力,多做一些事呢?免得有一日时机不再,空留遗憾。
      那,从何做起呢?我转念想到的第一个人,就是陈冰果。那个在惨淡人生中一直怀抱理想的大男孩。关于他的事迹,我后面会细细谈及。
      
      源于这个想法,我给本刊的春晓编辑去了一份简短的信。大致说了一下自己关于此事的想法:我想把冰果这个优秀的网络词人,借助词刊平台让更多的人知晓、关注。不几日,就收到了春晓编辑回信,言辞间很是赞同我的想法。
      其后几日,我数次动笔想把这个稿子完成,但写了几次都进行不下去。虽然有许多要说的东西,但觉得冰果的事迹只是其一,而那个更大的突破口却始终未曾浮现。我变换了许多思路,也拟出好几个题目。突然,跋涉者这三个字跃入脑海,是的,跋涉者,原来我想说的,已远不是冰果一个人,而是所有在词路上,音乐路上,站在远离大众视野的地方,默默拾荒的这群人。那么,跋涉者的悲歌,应该是个很贴切的名字了吧!
      
      曾多次在词刊和其他一些地方看到,现在主流的音乐圈,尤其是词坛前辈大家们,对于歌坛词人青黄不接之状况的忧切感叹。的确,这些年很少有新锐词人在主流的视野里收获耀眼的荣光。能被大众或对乐坛一知半解的那些人群所知晓的,依然是那些词坛前辈。
      
      而在市井坊间,大殿高堂,举目望去,口水歌、晚会歌、颂圣歌满天飞,只是从词句到旋律,都是听了上句便知下句,了无新意,时间久了,几乎想让人对当今音乐避而远之。但与此同时,蓬勃的网络音乐却是发展神速。
      这是个无门槛的场所,在这里,不管任何人,都能对自己钟情的音乐形式进行深浅不一的试探。我在这个看似无限广阔的虚拟之地,从05年混迹至今,听到过无数的旋律,看过无数首词作,遇见过各式各样的人从各行各业进入到这一领域。
      就创作而言,这些人有着最虔诚、最不功利的心态。秉着对文字和音乐的热爱,从有限的技法和素养出发,相互交流砥砺,慢慢学习,慢慢跋涉。大浪淘沙,随着时间的淘漉,逐渐留下来的这些人中,有很多对音乐、对歌词有了较深的了解和表达,有些作品甚至已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。关于这一点,可以从《词刊》近一年来的“网络点击”这个栏目窥得一丝现状。而我,也就从我所熟悉的歌词这一领域说开去。
      
      我并不敢说网络歌词时至今日已如何成熟、如何高明,其实就是对于网络歌词这一称谓,也只是基于这些词作是发表于网络,所以才称之为网络歌词的。而就实际而言,当一首词、一篇文字问世,它就已不是可以用网络或现实这种划分所能区开的。
      
      就我所见,如果选一些优秀的网络歌词拿出来,就算是与当今词坛大家的词作比较,也是足相拮抗。而主流词坛之所以对当今后进者的词作失望,主要是既没有渠道也没有精力去从那么多散置的作品中,发掘有价值的词作和作者,而这些优秀的作者们同时也没有路径和机会,让自己在主流的视野中崭露头角。
      我们当今的文艺选拔制度,就注定一个人如果想在主流获得承认,就必须加入某些机构,或拜入某大家的门墙,或一开始就有非常抢眼的成绩展现出来,而这种抢眼的机会,在数万人中也难得出现一次。
      
      近些年市场上草原歌、苦情歌甚嚣尘上,我所认识的网络词手、音乐人中,颇有几人凭籍此风而在市场上获得一抒才华的机会。只是流风易逝,巨树难栽,这些虚华的东西,终会随着方向的改变而渐渐消弭。而反观这些人,若将他们在这种机会里所收获的,与他们自身最耀眼、最该展现出来的那部分才华对照,则大有南辕北辙、背道而驰的感觉。
      每每看到他们将最好的创作时间,最好的灵感,奉献给诸如狼爱上羊、爱情不是你想买、伤不起等等类型,我便痛心疾首。而他们之所以选取这样的方向,只是为换取一个较好的现实。而这个现实,又恰恰是任何人都不可规避的。
      我经常设想,如果给他们一个能在自由的、比较优裕的环境中从容进行创作的机会,那么,将会有多少优秀的作品问世,多少各异的风格降临,那种改变,是革命性、颠覆性的,其结果足以刷新一个时代。
      
      言至于此,再回到我叙述的起点——陈冰果。
      二零一二年,冰果陆续有词作发表于《词刊》,从第一期的《一起到天堂》开始、到第四期的《爱情后来的模样》,再到后来的两期,我这里挑选几首他已发表和尚未发表的词出来,略作评点,以期诸贤雅正:
      
      情歌是歌词——尤其流行歌词中最大的门类之一,但凡是流行歌词的创作者,对于这一大类必然要有所造诣。冰果这首《爱情后来的模样》,虽算不上他最上乘的词作,但很大程度上能代表他一贯的水准。
      “孤单的衣裳,越穿越觉得心凉,寂寞的寒流,见缝插针般难挡”。起句华美而凄然,从一开头就能让人坠跌到一个凄清伤感的情境中去,再到第二节“我一个人睡,怎么也睡不暖的床,思念倔强到,没有什么话好讲”,已将分手后那种锥心刺骨的怀恋表达的淋漓尽致。而到桥段三句,点明了这是一场只能独自承受爱与痛的分手,且用简明畅达的语言,道出了爱情某方面的本质:“有人遗忘,有人不放”。这种用淡淡语言把伤情、领悟、哲思熔于一炉的句子,我个人认为是歌词创作中的上乘手法。多见于姚若龙、姚谦等老牌港台词人的作品中。
      
      另如,在他一首歌词《爱是》中,有这样的句子。“总有一个人教会另一个人坚强,才能够承担岁月,不断增加的重量”;“爱是为对方着想,爱是自己受点伤。爱是测量到永远要多坚强。爱是去宽容说谎,爱是用遗忘原谅,爱是我们和未来一起成长”;
      众所周知,一首好词,少不了要有几句亮眼的金句,这是一首歌历久传唱的内力所在。冰果在这首词里,所表达的爱,绝不仅仅是我们日常所见那些情情爱爱的东西,他所言及的是这个世间之所以相融相生,相携而行下去的那种大爱。是我们每个人,面对另一个人时,都应无由滋生的那种爱。他用连续的“爱是……”这样的句式作为推进方式,逐步加强力道,由浅及深,由动作到思考,由领悟到升华。将爱这个抽象的词汇,层层剥开,步步演进,诠释得纤毫毕现,这没有绝佳的笔力是无法做到的。
      
      再如他个人比较独钟的作品《爱不回》中,就有这样的句子:“原来遗憾也是种珍贵,就连伤痛也能被宝贝,或无畏或沉醉一厢情愿的狼狈,难道没有机会重新爱一回。最怕爱到只剩下慈悲,爱到无怨无恨亦无悔,爱不回人不悔纪念残缺的完美,我会继续安慰无声的自卑”。这种娴熟而别具个人特质的表达,有着深沉的美和宿命感,以一个年轻人的阅历而言,真可谓难能可贵。而这种透彻的视角和领悟,都是在不断的借鉴和学习中得来的。
      
      关于这一点,在和冰果的对话中得证源流。且让我从头说起:
      
      1986年,冰果生于四川省广元市旺苍县一个普通职工家庭,出生时由于缺氧造成脑瘫,右边身体整个右臂瘫痪,从那时起,他的整个人生就改变了轨迹。说起这些时,他的语调淡淡的,似乎早已不造成困扰。冰果的父亲年轻时在他们家乡的乐队里做吉他手,受父亲的影响,冰果从小就极度热爱音乐,但由于疾病的限制,他学不了任何乐器,也很难接受系统的音乐教育。但在成长中,他慢慢却找到了自己与音乐结缘的方式,那就是写歌词。和小地方成长的大多数孩子一样,他也是听着港台流行歌曲长大的一代。
      而在诸多的港台作品中,说到自己最喜欢的词人姚若龙,他简直有些眉飞色舞的意思,他第一次听姚若龙作词的《最浪漫的事》,立即被深深触动。姚若龙是台湾作词大家,词作深情、深邃、细腻而又明白如话。从那时起,但凡姚若龙作词的作品,他都找来再三的听,慢慢的,开始借鉴到自己的作品中。到后来,慢慢延伸范围,开始接触并揣摩林夕、黄伟文、姚谦、施人诚等等大家的作品。
      融汇诸家,时至今日,冰果的作品已渐渐显示出自己独有的一些特质,对于歌词这一体裁,无论从本质还是形式,他都已有了很清醒的认识。歌词应该是表达人们心灵最深处的情感,给人以正确的方向,积极的生活态度,展示人与人之间相处最动人的细节,让听者感同身受。如果音乐是一个生命体,那么歌词就是它的灵魂。这是他的领悟,也是他一贯写作的纲领所在。其实推而广之,也应是所有写词人都应去走的路。
      
      再后来,随着作品的逐渐的发布、积累,开始有作曲人找他合作,第一首比较成熟的歌是与曲者刘子睦合作的《把我伤透》,那种第一次听到自己的歌词被制作并唱出来的狂喜,至今说来,依然是喜乐汹涌。接下了便有了诸多作品问世。再后来,与作曲人赵煜行、曹博合作的《相思唱》、《忍不住的奇怪》,分别被两家唱片公司相中,购去并全国发行,但在这一商业行为中,作为作词方的冰果,一切版权被买断,甚至连署名权也一并买断。
      说到这里,我们都是不自觉的摇头。和冰果的遭遇差不多,我这些年也算卖掉不少歌,除了在署名权上有所坚持之外,但凡成交的作品,一切其他权益都是被一次性买断。而据我所知,包括当红歌曲《套马杆》、《我从草原来》、《我要去西藏》等等,当初唱片公司购进时,与作者签署的合同,都是一次性买断版权。从此,这首歌哪怕大红大紫日进斗金,也已与作者全无干系。而网络上这么多词曲作者,多年来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出卖自己的才华的,几乎无一例外。
      
      冰果的际遇,除了个人那些特殊的因素之外,完全可以看做是一个正常的网络词手或音乐人一直在走的路。至于这些人的尴尬处境,我在之前的叙述中已详尽道来,这里不再多言。
      
      这条路的前方,是密密麻麻的人群,身后尚有无数的新人加入进来。每个心怀梦想的人,被文字感召,被音乐感召,被出人头地的愿望感召,或从容或急切,或潇洒或拘谨的踏入这片虚拟,并寄望在这片虚拟里建起自己的大厦。而同时,他们被环境所压,被成功所惑,被拥挤的欲望所掩,随时间的推移,或逃离或坚守,或困在瞬息万变和固步自封之间,挣扎、顺从。这是单个个体的显影,也是一个群体的图像,每个人都被裹挟其中,同时裹挟着别人,前路漫漫,后路长长,这便是跋涉者的悲歌。
      
      但热爱依然热爱,音乐与文字所给予的快乐和感动,是其他任何东西都难以企及的,这些一直在路上的人们,依然会衔着苦难,无视不公,踏平坎坷的走着。
      跋涉,同时也是种修行,是种体悟。尽管当羽翼落回现实中时,耳畔流淌的是一曲曲悲歌。但当我们振翅高飞,放开思绪翱翔九天时,心中奏响的依然是雄壮的欢乐。
      
      毕竟,再没有一种东西能给我们这样深沉而持久的梦了。
      
      二O一二年八月三十日晚00:20初稿
      二O一二年九月十八日晚21:58终稿
      

    点评

    音核有你一切都不一样  发表于 2013-10-20 21:26
    车子好文章。音核有车子,何其幸也。建议大家向车子学习。 写词间隙,也写写文章,就当换换脑子。毕竟只言片语的回帖往往难尽胸臆。  发表于 2012-12-1 08:20
    谢谢老马。当时我还在想要不要总置顶,现在兄弟做了,我开心。  发表于 2012-11-29 21:40

    评分

    参与人数 8威望 +90 收起 理由
    牛丁 + 10 很给力!
    音乐风蝴蝶 + 10 赞一个!
    竹影依依 + 15 赞一个!
    心语如诗 + 15 写得太好了~,车子!
    九度飞扬 + 10 最后十分 献上 太有共鸣了
    娱乐都御史 + 10 你是我们的代言人!
    红袖文字 + 10 感同身受
    一斑 + 10 赞一个!

    查看全部评分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昨天 08:51
  • 签到天数: 31 天

    连续签到: 31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12-11-29 16:57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残月 于 2016-1-27 14:55 编辑

    也很欣赏冰果的词~支持~ [rl] [/rl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擦汗
    7 天前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发表于 2012-11-29 17:22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此类文章建议以后多写,这些文字总能让人从中受益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2-11-29 17:46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残月 于 2016-1-27 14:55 编辑

    此类文章建议以后多写,这些文字总能让人从中受益[/qote] 说到这里,我们都是不自觉的摇头。和冰果的遭遇差不多,我这些年也算卖掉不少歌,除了在署名权上有所坚持之外,但凡成交的作品,一切其他权益都是被一次性买断。而据我所知,包括当红歌曲《套马杆》、《我从草原来》、《我要去西藏》等等,当初唱片公司购进时,与作者签署的合同,都是一次性买断版权。从此,这首歌哪怕大红大紫日进斗金,也已与作者全无干系。而网络上这么多词曲作者,多年来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出卖自己的才华的,几乎无一例外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首先向车帅致敬。署名权那是必须的,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他人。对于其他,有时候是自己非常喜欢的歌者词者曲编者和公司。 那就另当别论了。 [rl] [/rl]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2-11-29 18:40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残月 于 2016-1-27 14:55 编辑

    词人把人生的悲欢离合全融在歌里,这份心酸谁人懂,谁人疼坚强的果冰,你是好样的{:soso_e178:} [rl] [/rl]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2-11-29 18:57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残月 于 2016-1-27 14:55 编辑

    相信这篇文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。 想起以前混晋江的日子,网文领域也有相似的悲哀,我放弃了写网文,希望不会有一天放弃写歌词。 如我上次在同题词集里说,花未开全月未圆,一切都还有圆满的余地,我相信总有圆满的一天,岁月总会抵达那里,只希望那时我在,且回顾四周能看到熟悉的你们,更希望我是第一批到那里的人之一。笑~ 另外,第一次知道冰果的事,以前只是偶尔看到他在这里发词,不曾了解过背后的故事。嗯,希望冰果在这条路上能走得更远更顺利。祝福他,也祝福大家。 音核网 音核网音核网ヴ音核网ヴ音核网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难过
    2019-5-19 12:0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12-11-29 19:0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残月 于 2016-1-27 14:55 编辑

    我已在《词刊》上拜读过,写得非常好!赞一个! [rl] [/rl]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2-11-29 19:1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残月 于 2016-1-27 14:55 编辑

    原来只是知道冰果其人,未能知道他背后的故事,读后,让我喝了半瓶酒,然后无语中。。。 [rl] 095.com 音核网音核网К音核网К音核网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2-11-29 19:17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残月 于 2016-1-27 14:55 编辑

    读此文后竟然有些无语,感慨万千到不知所言,冰果我跟他认识快两年了,也知道他的一些情况,不过一直不敢直问,但我觉得他是好样的!加油 冰果,看好你,你已经在词界闯出一片天,但愿这片天空越来越宽阔! 每每看到他们将最好的创作时间,最好的灵感,奉献给诸如狼爱上羊、爱情不是你想买、伤不起等等类型,我便痛心疾首。而他们之所以选取这样的方向,只是为换取一个较好的现实。而这个现实,又恰恰是任何人都不可规避的。这几句太有共鸣了,很多时候我们都不得不向现实妥协,因为我们还要生活。但我并不支持自己的作品被一次的买断,太悲哀了! [rl] [/rl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3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13 天

    连续签到: 2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12-11-29 19:27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师兄 于 2012-12-1 10:11 编辑

    由冰果个人所引申出来的这个群体,的确是有着让人近乎悲愤的种种际遇。想想冰果,想想大津和小高,想想老罗,想想青女MM,再想想更多的同路人,就算我已经在几十年的光阴里变得麻木,也依然悄然动容,心中喟叹。
    我不能不说车子在努力且的确是做了件好事,但,我并不寄望车子的这一篇文章能改天换地。因为我知道车子一个人的奋斗是多么孤独。我还知道在这个所谓的圈子里(比论坛更广阔的天地 ,多少人抱着不同的目的寄居着、流浪着、逡巡着、四顾寻找着,他们是如何的不能团结统一,又如何的彼此缺乏诚意。在利益面前,他们表现出来的,往往是多么的没有底线。而这些,才是令我等更为尴尬的事。从某个角度讲,自身的问题甚至更大于外界环境的问题。词人们,我也算是半个哈,如果不充分自省,自我改进,那么单靠对外抗争,或许,根本就是无济于事。为什么我们总是不得以地,把自己的才华轻易卖断掉,甚至连署名权都是如此。那些当前的、短期的利益固然难舍,可我们的理想和抱负就真的这么脆弱吗?
    我深知,我所说的这些话,与车子的出发点虽不尽相同,但其中的孤独却是如出一辙。或许,我还更显苍白无力。但我还是要讲上一句:何以解脱?唯有自强啊!

    点评

    何以解脱?唯有自强啊!说得好!支持!!  发表于 2012-12-5 00:30
    或许我该这么说,抗争是必要的,但自强才是根本。  发表于 2012-12-1 10:15
    师兄言重了,这个重,是重锤、是分量,是清醒,是觉悟。但愿可收振聋发聩之效。  发表于 2012-12-1 08:25
    师兄说的好,词曲编唱能齐心协力,何愁大船不前行呢。。  发表于 2012-11-30 16:10
    唯有自强  发表于 2012-11-30 09:54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关闭

    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Template By 【音核原创】【 www.zhu-zi.com 】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